杭州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澳门赌博娱乐网站号码,快捷登录

楼主: 静思斋

真人博彩娱乐网站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14 19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


前世的灯,醒着
照亮着今世的额头
沧桑分不清皱纹
一个人的漂泊
该会有几个人分享
或无奈、或遗憾、或冷漠、或挂牵
而我,宁愿将这种感觉独享

前世的潇洒
未能轮回到今生
远离红尘的头陀
今世却沉溺风流
无法飞升的翅膀
不堪重负的女色
怎能让一点点的开心,畅游君的梦境



        2010-4-17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14 19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倾  听


欢快的多瑙河之波
我却未能拜谒凯旋门
我是否成为过一名胜利者
以拥有和征服,成就快乐

旋转、跳跃、轻盈
动听的旋律中
你可倾听出施特劳斯的咏叹
而我只想在变幻的灯光下
轻拦你的腰身
在手臂的接触下,感悟风和

卸掉世俗的诺言
中国的、外国的、本土的、洋化的
你听,无数的季鸟在讴歌春风
来吧,张开彼此健硕的翅膀,飞翔


          2010-4-17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18 14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上升或者下降


重力需要加速
不同的脚步
学会了各奔前程

有人说上
有人说下
擦肩而过的人们,都说很忙碌

不想上天的,永远搞不懂太空
不想入地的,永远不懂大地也会震怒
你看吧,太空的哈勃望远镜也能读懂陆地的板块在不断碰撞、俯冲

生命在瞬间沉浮
时下的人们,都在祈祷那令人牵绊的玉树



            2010-4-22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18 14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谁说我在你的远方


我无需倾听季节特有的飞花
我无需辩解你眼睛中炫目的色彩
我无需了解你的语言和心事
一切都在跃动中,追求安宁

打破你的梦域,我已逃脱虚幻
花期错落在现实里
而我却不愿相信
时间曾孕育出的错爱

我不需抽出一把坚固的锁头
我不需检验出你钥匙的敏锐
我无需和你的记忆对号入座
一切只不过是一种艺术中的想象
一切只不过是对理论和现实最有力的叛逆
我并不在你的远方,或行,或立



           2010-4-6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18 14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水晶花

一块石头,总是梦想被雕琢
没有一万年的沉淀
怎能禁得住斧凿刀刻
道道划痕,并不能成为理想的花朵
水晶沉睡的日子里
花季已被耽搁

我不想与你对视
对视的目光中
难免有说不清的语言
还有太多屡不清的喉舌
舌尖上,一度长满暗绿色的苔藓
不知情的人,总是说那是沉默惹的祸

满腹心怀,尚找不出宣泄的良方和对策
我只选择等待,让春风带领花香一路走过


          2010-4-2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0 09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死孩子日记


枉死的并不都是耄耋老人
人们都说那叫做寿终正寝
但更多的人,都在有意无意地伤人
比如用爱铸造成明晃晃的刀锋

童年到底该怎样度过
童趣中的色彩,当怎样闪烁在生活
多年来,我们用知识和文化相残
稚嫩的肩膀不堪重负

莫非爱就是急于求成
莫非爱就是要寻找冠冕堂皇的理由
孩子,当真需要如此抗争
用小小的生命作为交换

警醒吧,那些以爱的名义,残害苍生的人
警醒吧,我们以爱的名义,给孩子以自由翱翔的空间



           2010-4-5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0 09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桃花美人


想就是想了
何苦去逃避谈论艳遇
三月已经过去
街道两旁的卖花人
正在销售清明火热的吊祭

无序的自由和洒脱
春风最明白这一点
沙尘才从天空游走
该来的,总有满目壁透
该来了,定会有如约的气息
从光秃秃的树下
顽强探出春天出游的痕迹

于是,这一切值得惊喜
山里的人,悄悄地捎来音信,她来了,桃花依旧



           2010-4-4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0 09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田埂上的刀疤


镰刀,收割起了丰收的希望
田间地头,还能遗失什么
汗水,被土地收留
麦根之下,可有风干的盐粒

深度的农耕,远送种子
萌芽的绿色,是春天的贺礼
我看见无数的水,散落在空中
降下的不是和风细雨
农者的甘霖,被季节酿制

看不见,村庄中升起的亘古不变的炊烟
老人们的旱烟袋,却飞升着轻盈的烟霭
阳光下,无数的鸟鸣,闲话连篇
没有了张家长、李家短
仿佛只是在议论一个老汉黝黑的脊梁上,劳作的刀疤,岁月的痕迹



          2010-4-6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4 22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脱下身体的魂魄

无数的蚂蚁,正在喜迁新居
这里的领袖,不再喜欢蜗居
迁徙的道路上,姿态并不能说明逃亡
我跟在这黑压压的队伍后
缄默着,等待日落山西

没有人,说得清
黑夜到来后,路上走动的
是否,全是人类和鬼魅
他们只管低着头走路
全不管明亮的月色
树影晃动在泥土和角落里

蚂蚁,都不是肉眼凡胎
最黑暗的时刻里
我记得,曾经脱下身体的魂魄,亿万次的洒洒脱脱



         2010-4-2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4 22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的疯狂只为一滴水


有人总是喜欢用疯狂的字眼
是否,更多的只是为了夺人眼球,用以炒作
而我,却无意在世人面前,无中生有,搬弄是非
我无需用刻意的口水,去描绘更多司空见惯的事物

水滴可以凿石,但偏偏却无法寻找到足够的水汽
无法凝结成应有的风雨
干旱,已撕裂了丰饶的土地
干涩的秧田,亦如农人们干裂的双唇

莫非是自然的有意遗弃
我相信绝非有人在伤天害理
不用说,是肤浅愚昧的人们招惹了天怨
勤劳质朴的人们,绝不会身负锋利的刀光

你看吧,那些属龙的一族
从未向任何困难低头,找水、打井、人工降雨,这一点的灾害终将战胜



           2010-4-19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4 22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渴望见到的虎


哪怕再多的隐私可以泄露
都说虎头蛇尾的事情最为常见
你偏偏让目光锁住空间
什么心事与情绪
怎样隐忍才算重要

坐下来,谈谈蝴蝶与窗口
莫要谈论他们与花的纠葛
暂时忘记吧
花蜜是甜密,还是苦涩
莫要追随他人的语言
人云亦云,并不是我想要的表演

木讷,并不又算山中虎的威严
我曾经记得,虎落平川被犬欺的辛酸
盘算好吧,即使做一场好梦,山峦之上的雄踞,也是虎的天地



        2010-4-5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30 18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舞池


涂抹上唇膏
却要知道酒精的浓度
抵不住女人内在的体香
我习惯了用一杯干红,镇静

暧昧的手臂
无法回归生活的原处
自在还是拘谨
有人说过,这就是态度

一瓶珍贵的法兰西香水
总是试图掩盖些什么
是花痴引蝶招蜂的伎俩
还是内心,无法用语言明确的表述

舞池中旋转的角度
绝不是仅有的100度的沸腾



        2010-4-22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30 18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鲜嫩的苔藓蔓过头顶


我不想过多谈论沧桑
早已有过额头上的见证
就连紧蹙的眉头,也忘记了舒展
什么抑郁寡欢,也都不是出来兴浪

我不想在春天到来的时候无动于衷
假装沉默总是在假意表演
智慧常常与话多老少没有关联
但我时常将海阔天空的闲聊厌倦

总有一天的记忆,会消散
就像今天鲜活的躯体也会无声
你不用总是用种种姿态,表示抱怨
你看吧,昨日的一场旧事
鲜嫩的苔藓,已漫过头顶
请原谅吧,我并不想变本加厉的超越,我已习惯了背负着沉重的硬甲,贴地爬行


         2010-4-5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30 1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乡村的路带我回家


微笑是最好的方式
于是,我学会了用微笑审视
村庄依旧是村庄
也许,现在已与童年没有什么关系

没有想要的山川
没有想要的河流
我还在奢望什么
炊烟已不再升起

疯长的年轮已让额头被岁月雕刻
我已记不得了
不要再问我年龄和生辰
我无视过乡村路边的野花
那时,我只想偎依在姥姥的身旁
而今,还有什么,她走了,一年前去了天国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2010-4-4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3-11 16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西湖小妖 的帖子

应该吧  我写诗歌主要是为了乐趣 并不想写出的诗歌水平多么好  因此我很少加工 坏了我的兴趣是件得不偿失的事情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3-11 16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婆留乡人 的帖子

写自己,把诗歌写成了别人的风格,我绝对不做那种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3-11 17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别胜新欢

一场雪事
说不出更多的道理
明显的与暗含的
你我都不肯轻易说出
洁白中,隐含的往事

没有朔风的呼号
我们习惯了在雪地中长足
没有轻盈的消融
阳光正在午后,伸展懒散的腰肢

凭空中,忘记了原乡人的思念
流动的人群,有谁会真正触动记忆
谈别离,我们是否共对一轮明月
月光如水,有谁将无限真情演绎
希冀你的到来,希冀你的故事,暗夜之下,可有温存浅笑



            2010-4-6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3-11 17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偷


双手的劳作
常叫做幸福
三只手的技巧
常叫做罪恶
我看见诸多的假象
在偷钱、盗物中,苟活

放下吧,一把镰刀
丢弃吧,一段绳索
金属的锋芒,聚集不了安心的财富
编织的牢靠,牵不住快乐的生活
别说,生活滋养出种种强盗
我看见了,更多的人用辛劳和汗水,阐释着无需明示的温饱

黄昏中,你不该再奢望在黑夜中出没
夜深了,无数的光明,依然闪耀



         2010-4-23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3-11 17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血色玫瑰



扯下一缕清澈的月光
身披在血色的玫瑰之上
假如没有花的娇艳和锋芒
谁才会在平静的目光中,找回激荡

殷红的血液在花季中流淌
敢问爱花的人们
该怎样识别血流的方向
思想与意识的存在,是否也与花的颜色,亘久流芳

幽静的风,会捎来什么
没有习惯的飞鸿
思念与牵挂的柔波
怎会抚慰驿动的心房

请问,谁会如此刻骨
一根跳动的血管,能把无限的春光隐藏


          2010-4-15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3-14 23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阳光


撑开一把伞
阳光便无法到达地面
脚下的地面却只与太阳有关
干燥与滚烫

我不想探究太远
远足的脚步
尚未真正到达过
酷热的赤道、寒冷的两极

而时间对我已经足够
足够的时间去偷生
足够的时间去计划死亡
而你,却习惯了悬浮于土地之上
远离我出生的脐带
远离我离却的安然



           2010-4-17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3-14 23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夜幕边缘的吻痕(之一)


夜色,拉起了幕布
归巢的人们,如同鸟儿栖息
闲散或忙碌的时间
关起门,在灯光下盘点

大白天的分离
黑暗中,需要靠拢和亲密
语言,爬上了床榻
是否,算是真得多余

双唇,可知语言的真谛
带着温度的接触和传递
男人和女人,丈夫与妻子
没有了月光的搅扰,不需要影子的疏离

夜风,在搜寻花的季节
晨曦,尚在遥远,撩人的时光中,可有不甘的空寂



           2010-4-16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3-14 23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夜幕边缘的吻痕(之二)


喧嚣,被家门拦截
静然,才是家的真理
不需要惊天动地的誓词
和睦,可需要双宿双栖

山脚下的村庄
在林风之中
谱写自己的小夜曲
欢快的溪流,依然在路边哼唱着舒畅的小诗

夜色,被风看破
揭开古老苍凉的面纱
有人说,变迁了的世道
该紧跟时尚中,普遍的现实

于是,不懂妖艳的开始穿着性感的内衣
不懂煽情的男女,学会了用无名的调侃,施展爱的蛊惑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10-4-16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3-18 14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影子


我无需躲避
认同凛冽的寒风来吹
雪花,已凝结成冰
我不想探求,身后的影子
该与谁相随

同行与背道相驰
晶莹的水能够流经哪里
我已不是山顶上孤独的松树
我不想听,所有的松涛中
悲伤的鸟鸣从哪里响起

双脚已不想攀升
此时,身影已蜗居在谷底
听惯了流水与野兽的欢歌
我该全神贯注地做回努力搏击的鱼



          2010-4-11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3-18 14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


我无需避讳
如同生与长的历程
终将被埋葬
在经历了火的洗礼

花不会被带走
采撷的花,生命业已终结
不朽的愿望,只是自我安慰
天堂何在,谁能发现身后安详的土地

清风尚在远方游历
注定折返的时节
可还原雪的气息
我依然在孤独中苦等

樱花飘落在春雨
是否有诗歌为证,谁会为又一场葬花致礼



           2010-4-14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3-18 14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相


还原,一切都在设法还原

时尚的人们,都在溯本求源

自然,被借鉴

到处都在议论着纯天然

乡村的路,是否已经改变

狭窄的土路,已被拓宽

昔日的毛驴车,已很少见

柏油路上,疾驰着汽车的尘烟

文明与进步的历程

今天算不算实现

大字不识的老女人,学会了炒股

嘴里总是说着涨停和变现

熟悉的村庄,不见了炊烟

记忆中的内存,真相丢失在何边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2010-4-21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澳门赌博娱乐网站版|Archiver|杭州网 ( 浙ICP备11041366号-1 )

GMT+8, 2018-10-21 19:31 , Processed in 0.059797 second(s), 8 queries , Gzip On, Redis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