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澳门赌博娱乐网站号码,快捷登录

楼主: 静思斋

真人博彩娱乐网站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1 20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
开始

开始


觉醒了,并不是因为面对所有孤单的节日
花朵也会孤独,在无人问津的时刻
该醒悟了,因为时间在生命上刻上了年龄和尺度
曾经喜悦着,曾经又无情着
今天,听着窗外节日的鞭炮声
我一把抄起青春的影子
用力地把它张贴在墙壁之上
用往日对于镜子的谦恭予以审视
该重视细节了,额头上的皱纹
在声明,岁月留下的决不仅仅是用以标示年龄的数码
曾经的烦恼和忧伤
曾经的嚣张和作祟
甚至,当我一直将自己看作是一名不成熟的孩童时
有一种声音开始反复,觉醒吧,DNA需要复制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2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1 20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
绿起来

绿起来


等待,不是唯一的路径
绿起来,在风沙中
活动着种植绿色的身影
等待,不会有天降的阴凉
绿起来,在山坡上
播种下,无边的风景
等待,不仅仅是接受春天的光临
绿起来,清新的空气
迎来崭新的黎明
原野上,我不是孤独的身影
看不见的山岗那边
桃花等待着又一年的嫩绿
等待,我不想只是驻足于草色青青
你听,归来的春燕,已快乐吟鸣

         2010-1-22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1 20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
某天

某天


我不能特意为某天
画上标记
更不能用小小的时间刻度
丈量出思想犹疑的脚步
走一步,退两步
并不是痴人在说梦
我已经从远方的山顶上
走向谷底
总有别样的绿色
可以证明,低处的春意
应更加拥有美丽
但我必须更加清醒
海拔走低的愉悦中
我是否真正做到了独善其身,与世无争

        2010-1-15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3 11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
那些逝去的岁月

那些逝去的岁月

依偎在老屋前取暖
听明晃晃的阳光说话
身边的时间,就那样流淌
一分一秒,再也不用斤斤计较
匆忙的脚步,抛在脑后
尽管有数不清的忙碌
在生活和工作的旋律中,隐伏
淡漠习惯的思绪
真是一种别样的幸福
快乐就在村庄的街道上,跳动
年迈的老人,哄着活泼的孩子,玩耍
真想再过一次童年
让失去的童真,牢固
逝去的,不再是发黄的日历,还有母亲怀里永远温暖的温度

         2010-1-4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3 11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 我 上帝

你  我  上帝


你,我都不是万能
我必须声明
我绝不做那万能的上帝
求知与探索的脚步
行走万年,直至今天
我仍然徘徊在北京猿人的古洞前
时间,可以大踏步地逃亡
而我却只能恪守时与分的界限
从古老的60进制开始
历数生命与历史的尺寸
是谁在妄谈拯救
莫不是圣经中
标榜的耶稣
在多事之秋,大言不惭

            2010-1-15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3 11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
漂泊四季

漂泊四季

你走了,就在最冷的季节里
你原本的固执
等无法让生命
在坚持一个季节
等待春天的山岗
开满野花的时候
我该去和你一起
去谈论春天的美意
就像我们曾端起的酒杯中
始终洋溢着56度二锅头的古朴炽烈
相信,你会用诗人的目光
去审视家乡的山山水水
然后,用最具乡土气息的诗句
赞美那片你始终未能远离的土地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悼念齐立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10-1-15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4 11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
生活在别处

生活在别处

隔离,阡陌的思想
在广漠中,画着井田
我们需要去分割
分割,他人的播种
分割,他人的丰收
分割,他人口中的食粮
隔离,我们常常因叛逆而叛逆
因背叛而远足
是否有人会在大白天里
偷窥一束束眸光
但我的确无法参透
那最深处隐藏的空想
一只飞鸟,可以将羽翼用以标榜
却怎能奈何天空中混沌出来的雨的光芒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31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4 11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
视觉

视觉

遮挡视野的
只不过是短命的屏障
比如山峰,比如流水
我不会总是高高在上
企图用圣人的目光
审视大千
林林总总的世界
有的喜欢静止,装死一般
有的喜欢运动,上蹿下跳
而我更喜欢喘着粗重的气息
静静地观看
什么宁静如水
什么瞬息万变
我终究不会选择去做火辣辣的目光中,一块不解风情的化石

        2010-1-24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4 11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
收敛

收敛

羞涩,与性别无关
因何那么多的女性
偏偏用含蓄,制作成各式的挡箭牌
我不想探究哪些
该是真实和虚伪
只有心里藏不出的热情
偶尔跳出来
夜有夜的黑
却始终无法混淆种种光彩
光彩中,我不要太多的颜色
拿来吧,只需一点点高雅和洁白
白纸上,可以写上激情的文字
时间,曾经在寂静的午夜
用久积的爱情,逃逸在遥远的关隘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22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5 12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
霜降了,我刚好写到“爱”

霜降了,我刚好写到“爱”


霜降了,由我之外的世界都在披挂
单薄或者厚重,寒冷或者温暖
唯我,找不到一种合适的方式
改变我习惯了的装束
爱过了,是否可以持续
温度,是否和这个冬季一样
持续走低
我无法过早地报以评论
只有天知道,我熟悉的人群中
是否也如我一般,神经错乱
天还在下雪
我早已无心吟诵北国的风情
妖娆的银装,还在想着心事
它们是否已将爱的足迹和记忆,全部尘封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30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5 12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
挽留

挽留


可以挽留下什么
时间,总是在不觉中困惑
撑起一张网
内心想要网络什么
蛊惑的语言
已随风出走
一年,两年,三年
冰冷与沉默,该是怎样的过错
雪下过几个寒冷的季节
这个冬天里,还在遥远的北国炫耀
几张声情并茂的情书
已经沉沉入睡在角落
炎热不醒,寒冷不醒
就在春风酣畅的时候
依然不解新的风情

           2010-1-24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8-6 08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10 07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
瞳仁里温暖如春的玻璃窗

瞳仁里温暖如春的玻璃窗

窗外的停留和倜傥
还能够抒写怎样华丽的文章
冷峻的雪花中央
还能够吟诵出怎样动情的诗行
关于春天的始末
南国与北方
何处才能彰显更加无限的风光
我不需要黄河黄
我不需要长江长
透过被自己反复篡改的目光
看,一只活泼有佳的蝴蝶
怎样才能逃离温暖如春的玻璃窗
春天,何时闯进房间
嗜睡的梦中,讲不清春风怎样横扫过久远的婚床

         2010-1-31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金币 +50 收起 理由
亦雨亦秋寒 + 50 推荐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11 10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
挽留

挽留

可以挽留下什么
时间,总是在不觉中困惑
撑起一张网
内心想要网络什么
蛊惑的语言
已随风出走
一年,两年,三年
冰冷与沉默,该是怎样的过错
雪下过几个寒冷的季节
这个冬天里,还在遥远的北国炫耀
几张声情并茂的情书
已经沉沉入睡在角落
炎热不醒,寒冷不醒
就在春风酣畅的时候
依然不解新的风情

           2010-1-24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11 10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
我的冬天

我的冬天

冬天的文字是活跃的
活跃的,从来就没有被寒冷吓倒
白色的纸张,安卧在窗前的桌上
它们在承接着生命无限的色彩
冬天的记忆是绵长的
绵长的,找不到遥远的根系
白色的雪花,飘在窗外
它们安静地坠落在熟悉的土地
吹拂着,沙尘被连根拔起
从陌生的西伯利亚
到生我养我的城市乡村
无数从天而降的覆盖
将昔日活生生的童趣掩饰和藏匿
我只能在春天到来之前,掀开雪与冰的衣被,寻找尚未变质的生机

         2010-1-2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11 10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
向东

  向东

方向,是一种心愿
连同风的借喻
东方,你的端坐
猜测中的优雅与清闲
我还未真正找回诗歌的宁静
那死一样的夜晚
并不懂我久藏的心怀
只有窗前,偶尔窜出的小猫,在朝着我思念的方向,低婉
小镇,依然洒脱地过着冬夏
昔日的步履,是否深刻
路旁的草木,是否可以见证
牵手的时光,算不算诗歌常讲的浪漫
白色的雪,已经下过多次
北海的白塔,是否那件熟悉的衣衫

        2010-1-30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8-11 12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诗人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8-11 21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意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12 10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
血统

血统

骨子里,到底流着怎样的血液
DNA猜不透本来的面目
奢华的历史,是否曾经目睹沧桑
巨变中,你可否是你,我是否依然是我
高贵的雪花与腊梅共舞
时下最强劲的风
总是彰显习惯和力道
夜晚的祈祷,总是无助地挽留稍纵即逝的光阴
到头来,匆忙的脚步
该怎样从容地寻找一份着落
骄傲的头颅中
令人发指的是不是聪慧者的思想
我不想追溯,原本瞠目结舌的血统
一身布衣还在,千里迢迢的步履,总也改变不了穷途与陌路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24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12 11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遥远

遥远

星空,只会与夜晚交谈
我常常将一堆堆的白日梦
交给遥远中的遥远
陶器,依然在延续祖辈的符号
只有与火交流
才能显现多人眼球的光芒
我不该逃避火焰
不该期望斜刺里的风向
混淆甲骨文里暗含的时空
一切,还在不断演绎
尽管,历史曾经在光明中,逃亡
但唯有记忆可以作证
什么才能做到永恒和不朽
我可是还在惊恐,一首小诗中,别样的风情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24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12 11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遥远的路程

遥远的路程

起步之间,却忘记了装束
应有的,还是刻意的
紧紧包裹的,还是宽松裸露的
我不想在习惯中,改变
为了曾经约定的
还是为了新近萌生的思想
海水总是咸涩的
但我分明不知道泪水的味道
有人说是苦,有人说是甜
该走了,前边的路程还很遥远
从黄土高坡到华北平原
小屋独自面对着风雨,你该习惯了,那间诗意中房舍
天总是要下雨的
我总是在等,一条深巷中,刺眼的油纸伞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25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13 10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
夜晚,细节繁生

夜晚,细节繁生

勘察,无需高倍的镜片
凹与凸,又能说明什么
低处的,与星空相连
高处的,却深深地扎进泥土
自称高雅之徒
何时拒绝过肉体的狂放
无风也会掀起巨浪
埋藏在深处的晃动
总会让一泓春水暴涨
收起来吧,欲望中的宁静不会久长
勘察,睁开久闭的心窗
左脚与右脚,何时曾在私下里协商
只有堂堂正正的道路
可以无愧路人,梦到深处的践踏,一对乳峰的中央,无限风光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31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13 1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
在岁月的低处停下来

在岁月的低处停下来

费尽了所有的心机
却怎么也逃不出暗藏的伎俩
不用谋算,不用刀光
大白天里,偷偷地在私下里思量
前因与后果
想破了脑袋
欲盖弥彰
抬出来的蜂蝶
也会有试图采花的思想
思前想后的夜晚
月光还是月光
刺眼的灯火,不会永久停留在天上
不想去无助攀登,就让糊涂的生活
在岁月的低处停下来,彷徨

         2010-1-31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13 1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
找到一种纯净的方式

找到一种纯净的方式

一夜的清脆与沉闷
在半梦半醒间,无意敲出艺术者的鼓点
空气在争辩与挑衅
一个人的被窝里
污浊与温暖
距离,是一种困惑
紧紧地包裹
简单,算不算是安全
不想用口舌,引起争端
请选择缄默,少来用好斗的姿态,评价谷峰间无火的火焰
洁净的光看不到夜的全部
洁白的床榻挡不住多彩的梦幻
诗意的皎洁,分明读不懂唐宋的月色
唯有我,在风月中,吟着几句假意的骚词,拉风扯淡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29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8-14 15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唯有我,在风月中,吟着几句假意的骚词,拉风扯淡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澳门赌博娱乐网站版|Archiver|杭州网 ( 浙ICP备11041366号-1 )

GMT+8, 2018-10-21 19:31 , Processed in 0.054281 second(s), 10 queries , Gzip On, Redis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