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澳门赌博娱乐网站号码,快捷登录

查看: 13854|回复: 132

真人博彩娱乐网站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7-22 22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西湖小妖 于 2011-7-24 12:06 编辑

百米之外的破译

笑声在蔓延
谁能说得清嘴边无声的语言
嘲讽,还是谩骂
是谁在人群中间
心中鼓动着鬼话连篇
一束黑玫瑰在大白天开放
诡秘的神态,旁若无人
欲望敲不开紧裹的花瓣
就像静寂的夜晚
难以打开女人的心门
时间与距离
都在反复着同样的动作
裂解与纷繁
多变的形态,在百米之外,诡异与呢喃

           2010-1-2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2 22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
边家村

边家村

注定是一场缘分
生命中,无法挥去村庄的影子
如同一种淌血,流动在蓬勃而又脆弱的脉管
一路向北的神驰
那绝不是绝无仅有的邂逅
聚集,如同水的溪流
虽不若海的健壮
但方向已定,总能让前行的车轮,向前
边家村,应该是属于你的
但透过城市的繁华
你所能洞悉的田野、麦浪
却无不驻留在我的身旁
我的诗歌中,始终在充盈着丰盈的寄语
就像所有的黄昏,总与夕阳为伴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28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2 22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
病根

病根

疼痛在蔓延
这个冬季
总是有人在津津乐道地谈论
关于生与死的话题
放弃疗伤的经历
众多的故事里
无需对病痛的狐疑
相识一笑,叹息掩埋在心里
何须高谈阔论
这个冬季,寒风太急
心火点燃不了荒芜的草原
快乐,穿不透虚伪的画皮
匆忙与悠闲
不觉中,病入膏肓者,可需求医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20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3 09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
剥离

剥离

用时间剥离时间
没有人说得清楚
这样的举动,结果如何
是否有期待
是否有惊喜
是否会有新的发现
那么多的人
喜欢用狂放与委婉的语言
剥离快乐和悲情
但我却不以为然
剥离掉生活中掩饰和羞涩
剩下的到底会是怎样的货色
一把刀,钝有钝的锋利
而我常常用刀光剑影的精彩,雕刻浪漫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31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3 09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


提前,望春
在三九时节
请别讥笑我的不合时令
冷与暖
在季节交汇
昨天的一场无名的雪景
却无法让心头披挂阴影
在白色与圣洁之上
顾念春的颜色
色调,在斑驳之间
放大与收缩,我发现
春的脚步,正在潜行
日上三竿
可有我所企及的春的热情

        2010-1-15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3 09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
春光

春光

就那么轻描淡写的一笑
便可以打发春花最动人的时刻
微风,不解嫩草骨子里的柔情
所有隐藏的激情,都在数不清的角落中,迸发
持续的温度,不断走高
我却喜欢从高处,跌落
从冬日里狭隘的阁楼中
重重摔下,莫不是正好与久违的季节,深吻
飞扬的雪花
还不时地从背阴的角落里,吹出
在这鲜花浪漫的时节
依然,洁白轻盈
莫不是,春光也需要陪衬
一些白、一些雅、一些冬日里的理智和从容

        2010-1-4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7-24 12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欢迎新朋友!
楼主的诗歌无论从技巧还是深度,均已是诗人的高度,是雅舍同学们所不及的,欢迎多发好作品让我们学习欣赏。
边家村离我很近, 地理位置啊,呵呵。在西安某些大媒体的诗歌论坛里,妖没有读到过楼主这样风格的诗----语言灵动深刻,不似那边的横秋古板。
另,为了方便大家欣赏,妖将楼主的作品合到一起。见谅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5 11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
春事

春事

闹了一个冬季
雪有雪的心事
有的地方,因雪而妖娆美丽
有的地方,因雪而萌生灾难
说不出绝对的好恶
雪白雪白的记忆
成为走过的岁月中,一条流动的小溪
春天,总会来到
心怀春光,期盼春风
远足的回归者
是否,已装满新的收获
倾诉,不需要华丽的言辞
朴素之间,绿有绿意
卸下厚重的一瞬,淡然见,笑看身边事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20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7-26 13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似乎诗正文不太对得上题。春事,我觉得是一个还可以有更多发挥的诗题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7 16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
颠覆

颠覆

笔直的站立
犹若古老的山峰
但谁知,曾经的历史
不曾隐藏在海底
高与低,迷惑了视野
谁能纵观千年万年
当初的景致
曾是怎样的端倪
否定,始终在一厢情愿
无数的夜晚,始终未能挥去黑的本质
白色昭然在阳光之中
我本无心,颠覆白与黑的诗意
谈笑间,折断的不仅仅是梦的羽翼
从容与放弃,那么多的人都在收获爱意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20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7 16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
独白

独白

躲开,甚至逃避
该怎样隐藏
离开风,离开雪
离开春天深处
大片的油菜花
黄了,那是花开的色彩
但那并不是白
仿佛与雪的颜色,毫不相干
但我清晰地记得
一束樱花,开在我动情的诗行
苍老了,那是上了年岁的时光
但我不敢相信,翅膀
腾空飞翔的刹那
习惯的土地,是圆,还是方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25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7 16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
独占

独占

没有奢华的黄色
可以编织成令人惊羡的龙袍
皇帝灭绝了
陈旧的时代,早已经消亡
数诸多风流人物
谁能独占古往今昔
我无言永恒
星光灿烂中,也不乏碰撞与死亡的痕迹
天意昭昭
谁是永恒的主宰
我不谈万能的上帝
上下五千年,总在枝节出种种惊变
光影中,前与后,上与下
唯有那忠贞的影子,苦苦追随

         2010-1-20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8 18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
港湾

港湾

为了前行的前行
为了离别的离别
为了相逢的相逢
港湾,在风中伫立
看,物是人非
看,离聚情缘
没有风的白帆
没有水的波澜
没有光的白天
港湾,在视野中,熬煎
听,没有浪的吟唱
听,无声的注视,算不算是真诚的期盼
船头,已侧偏
唯有目光,拉起倔强的直线

          2010-1-30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8 18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
故乡的风

故乡的风

强硬的风,是空气的骨头
原野上的草,却更加坚强
在风中矗立了祖祖辈辈
它们无言,却始终在彼此勉励
站直了,别趴下
晃动的影子
躺倒在熟悉的土地之上
经历了太多的风雨
却始终迎接着野火烧不尽的信条
还有什么可以摧毁它们的信念
尽管我曾不止一次地用锋利的镰刀腰斩它们的肉体
故乡的风,对我却是温暖
尽管在最寒冷的冬夜
我仍然无数地感知,故乡亲人般顾念寒暄的音息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10-1-2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8 18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
乖,睡一小会儿吧

乖,睡一小会儿吧

睡吧,一切都会过去的
即便是再多的苦难
噩梦不会永久侵袭久病不愈的伤痛
简单些,再简单些
别再奢望让自己成为生活中的哲人
放弃吧,左手对右手的牵绊
也许前世,左右便不在同一个世界偷生
该走的,总会走掉
那么的白天已在夜幕降临前流亡
流亡,未必不是一种新生
等待转世投胎的那天
一对红烛,或许会彻夜长明
乖,睡一会儿吧,或许无奈也会寿终正寝

         2010-1-30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9 10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飞翔小孩 的帖子

诗歌不是论文,不可能涵盖题目的所有内涵和范围,只能以作者某一时间的感受和视角来写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9 10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
喊魂

喊魂

猫头鹰,笑着
是在讥讽我的魂灵
大白天里的招摇
四处游说着黑夜中,天真的梦语
我的骨骼
在熟悉的田野上,霉变
我希冀的火焰
正从惨白的骨头缝里,大叫
一阵阵阴冷的风
在亵渎着我久积的热情
它们总以冷漠的姿态
自命着哲学家,冷峻的幽默
我的眼睛,演变成星空中最不起眼的星子
此时,路过的流星,也在勾引我动荡的魂魄

       2010-1-4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9 10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
黑白无常

黑白无常

一粒风沙,成就不了沙漠
一捧泥土,成就不了坟墓
我该被掩埋,被风、被雨、被白皑皑的雪
惨白的骨头,可以成就磷火
该去燃烧了,去成就欲望之梦
站立与躺倒
那并不是生与死的区别
犹如胡杨,谁能从倔强的影子中
看透生命的昂扬
一首挽歌,在祭奠夕阳
所有的黑暗,都快点儿到来吧
我的生命只想与星光对话
你看,我的夭亡,快活着的黑白无常

           2010-1-25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9 10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
黑痣

黑痣

假如是真实的
那每个绘声绘色的脸庞
就会成为一轮朝阳
我相信,总会有内在无形的力量
会在久抑后爆发
就像姗姗来迟的黑子
燃烧与雕刻,在昔日的平静之上
在习惯了的面膜和日霜之上
留下夜晚的思考
我不想在洁白中
抒写无声的语言
只需一首散淡的诗章,足矣
至于不经意间,留下的印记,定会如同冬日里的暖阳
在最黑暗或者在最缠绵的时间,熠熠生光

         2010-1-31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7-29 17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楼主这些诗歌里,最喜欢的是剥离和春光。读其它诗发现,正如飞翔所言:似乎诗正文不太对得上题。
      这两天常去红袖论坛,看到这样的观点:诗与散文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诗要集中,诗者言志。读唐诗时也发现,诗文无不紧扣诗题,有混然天成之美感。
      不同的人对诗有不同的见解。祝楼主创丰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30 10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
槐荫路,柳荫路

槐荫路,柳荫路

同样都是福荫
以前人的名义,留给后人的
遮蔽,以回绝狂躁
回馈,以绿色彰显平和
凝结,以领袖的姿态
招来一片云雨
说不清,就从何年何月何日
自上而下,劈头盖脸
掘开,无限蔓延的根系
伸展的脚步已无形跨越祖辈有限的心怀
洁白的槐花,曾经争艳
没有众香国度中传统讴歌出的灿烂
静止的,懒于移动
大地、树木岿然,唯有我与柳絮,飘摇虚幻

           2010-1-29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30 10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
回归

回归

降临,黑涂抹于白
这样的颜色
早已算作习惯
缺失些火的烘烤
缺失些水的润泽
我想改变历史
让尘封的记忆
不再水深火热
粮食,依然出自于土地
那么多忙忙碌碌的人们
总是要回归
放弃难得的清闲
放弃街头畅快淋漓的牢骚
五谷杂粮的咀嚼,何苦去在意常有的病灾

           2010-1-24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30 10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
旧书屋

旧书屋

你写你的
即便是无事生非
我也决不谈论你在蓄意杜撰
翻开发黄的文字
情节是火热的
一种红透,分明已不是时下双唇的颜色
形色各异的人群
科学的,艺术的,达官的,悲情的
搬来一堆堆抽枪舌战
你说你的好
我谈我的革命与战争
生活中,无非是无形的刀剑
收起来吧,你盘算好的施舍
色字亮出来了刀光,书架上,一部《金瓶梅》已被翻烂

         2010-1-29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7-30 21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唐诗情愫
宋诗理趣
民歌通俗
现代诗重在一己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8-1 14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地、树木岿然,唯有我与柳絮,飘摇虚幻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澳门赌博娱乐网站版|Archiver|杭州网 ( 浙ICP备11041366号-1 )

GMT+8, 2018-10-24 05:36 , Processed in 0.058797 second(s), 9 queries , Gzip On, Redis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